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刘伯温2018年一句玄诗 > 图像元 >

抄袭、盗用和篡改照片维权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19-06-30 06:51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当版权保护成共识,没有人否认摄影作品有著作权。避免版权保护陷入“黑洞”,与提倡版权付费一样重要。

  4月11日,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公布,与此同时,知名图片库视觉中国也因为黑洞照片的版权问题卷入了漩涡之中。这不是视觉中国第一次因为版权问题引发争议,但这次的问题似乎是前所未有的严重。

  “还好我们有其他图库,不然活都没法干了。”这是一名媒体编辑在视觉中国网站宕机后的反应。

  视觉中国网站宕机是发生在被共青团中央微博点名之后。@共青团中央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博文,是“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视觉中国影像”,紧随其后的便是一大波企业质疑自家logo的照片版权是否也属于视觉中国。之后,视觉中国的网站便显示“无法访问此网站”。

  摄影作品的侵权从来不存在公司大小,也不分国内国外,而且摄影作品的侵权总是五花八门,盗用、抄袭...让人意想不到。

  3月26日,华为 CEO 余承东在微博发布一系列新手机的宣传照。亚洲科技媒体Gadget Match 却发现,其中一张火山主题的照片和儿童与小黄鸭的照片都并非华为所拍,而是来自多年前的图库照片。火山喷发的照片是印尼 Anak Krakatau 火山,摄影师是 Tom Pfeiffer 于2009年上传到 Flickr 和 Getty Images 的,而另一张儿童与小黄鸭的照片是摄影师 Jake Olson 在2015年拍摄的。事件被报道后,余承东悄悄地将微博上的宣传照替换成加有“画面为广告创意,仅供参考”文字的版本。华为也表示,宣传照“只是在预告”新手机的功能,而且取得了原摄影师的授权。

  如果说华为用其他获得授权的摄影师作品进行商业宣传只是在误导消费者,那么哈佛大学可能真的是侵权了。哈佛大学教授 Louis Agassiz 受委托于1850年拍下了被认为是已知的最早的美国奴隶照片,如今一位来自康涅狄格州的 Tamara Lanier 自称为照片中人物的后代,向哈佛大学提起诉讼,指控哈佛大学“不当扣押、占有和使用”其两名祖先的肖像,并从中获利。Tamara Lanier 要求哈佛即刻归还照片,并要校方承认长久以来合法化奴隶制度行为,同时认同她是照片主角后代,以及支付为数不明的赔偿损失。

  2019年1月,洗衣机制造商“小天鹅”的广告被指神似香港芭蕾舞团去年推出的“Never Stand Still”系列海报,并涉嫌抄袭了该系列海报的创意。小天鹅洗衣机在微博发布的产品广告海报中则有三幅与“Never Stand Still”类似,除更换了地点和道具外,这三幅广告的概念和整个画面,以及舞者的衣着、动作都与原作如出一辙。事件曝光后,小天鹅官方对照片进行了删除,并在微博道歉表示广告由供应商制作,本意为向经典致敬,但却没能尊重原创。

  2017年,纽约著名时尚摄影师 Dani Diamond 拍摄的一张照片被汉莎航空公司用于宣传一款名为“Bellevue Swiss Made”的手表。Dani Diamond 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这件事,除了得到粉丝的声援,要求履行法律程序外,还有人对此事进行吐槽:“让我们看看,汉莎航空拥有183架飞机,包括能够搭载526名乘客的空客A380大型飞机。再乘以按照正常版权使用的收费,再加上他们所使用这张图片的期限......这费用能抵得上一家手表公司了。”这次的盗图事件至今还没有一个圆满的结局。Dani Diamond 可能会选择放弃这件事,他说:“老实说,我的照片被盗图这件事并不困扰我。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我已经放弃在这上面消耗我的精力,有这个时间哪怕我多拍点新的照片呢?”

  猴子拍的照片版权属于猴子?2011年,来自英国的摄影师大卫斯莱特在印度尼西亚丛林中拍摄时,相机被一只黑猕猴夺去并拍下了自己的照片。事后斯莱特由于在网上发布猴子自拍照而身陷照片版权纠纷。美国版权局认为猴子拍的照片不受知识产权保护,因此激起了动物权益团体“善待动物组织”(PETA)的不满,于是他们决定代表这只印尼黑冠猕猴打官司,主张猕猴该拥有其“自拍照”的著作权。经过多番周折,于当地时间2017年9月11日,旧金山法院作出判决,称版权保护不适用于猴子。不过“善待动物组织”认为动物应该从中受益。最终斯莱特同意将这张照片未来收益的25%捐赠给致力于保护猴子的慈善机构。

  图库维权线日,经纬张颖发布一条微博,怒斥视觉中国漫天开价要求巨额赔偿。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网友纷纷在网上爆料视觉中国、全景等图片供应商的巨额索赔的维权“黑历史”。从视觉中国的营收结构来看,其版权服务所得一直是视觉中国增收的巨大来源。事实上,视觉中国(旗下品牌包括华盖创意)此模式早在2012年就引起官媒《经济参考报》的关注,据其报道《华盖创意批量维权诉讼出名遭疑:是否包含敲诈?》,文中指出,百度搜索“华盖创意”的结果显示,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盖)与大大小小各家企业关于图片侵权的诉讼有数千条。

  4月12日,欧洲南方天文台就这一次的黑洞照片版权事件对媒体称,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欧洲南方天文台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其他个人或组织。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欧洲南方天文台。视觉中国方面也承认确实并未直接联系欧洲南方天文台,是通过法新社拿到的编辑类使用授权。“我不可能每张照片都自己去搜集啊,这是我们的正常运营情况”。

  具有多年知识产权法律从业经验的肖云成律师向界面新闻表示,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的规定,作品包括发表权、署名权等著作权人身权和复制权、广播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等多项著作财产权。现在互联网时代,像视觉中国、全景等涉及的图片侵权纠纷一般都是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纠纷,因为是未经允许在微博、微信公众号或网站等网络平台使用这些图片。

  肖云成律师讲到,在知识产权纠纷中,音乐版权问题相对复杂,可能涉及到词、曲、录制音乐作品的权利归属或翻唱等问题,但在涉及图片侵权纠纷中,一般当事人会比较容易达成和解,可能是由于一般图片主张的标的本身不高,一张图片可能仅有几百元或两、三千元,不像一部影视作品可能高达几万元,所以,一般倾向于和解或购买合作使用;另外,尽管维权必须有完整的权属文件,包括图片的拍摄底片、个人摄影师的委托书等文件,但现在司法实践中,一般已经认可这些图片的权利归属,被告很难在权利归属方面作出有效抗辩。但毋庸置疑的是,无论是影视、音乐、摄影图片或是文字作品等,只要本身权利是清楚完整的,且是按照法律规定正常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都应该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在实际的赔偿中,法院通常会根据作品的独创性、知名度和传播范围等因素进行综合判定。

  摄影作品的版权该如何定义和保护一直以来都存在着极大的争议。摄影作品与其他艺术作品不同,它常常存在多方关系,摄影师、模特(人或物),甚至还有委托方。那么当一张照片拍摄完成后,该如何保护版权所有者的利益?2018年2月,国务院形成《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修改稿)》,中国摄影家协会与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联合召开摄影界修法征求意见座谈会。会上提出四条建议,建议一,修改稿对职务摄影作品的新规定,将会使这部分作品的权利归属产生新的复杂关系,对这些作品的版权保护及作品的使用和传播会带来新的问题,不利于平衡各方的利益关系。建议二,修改稿延长了摄影作品保护期后,却把那些在摄影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一大批老摄影家经典作品排除在外,这有悖于社会与受众对这部分作品寄予的期盼,有悖于法律的公平和公正原则,不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议三,鉴于中国已经成为国际最大的艺术品交易市场,摄影作品在其中已经形成旺盛的活力和良好的繁荣发展势头,修改稿应该增加对视觉艺术作品进行追续权保护。建议四,鉴于国家对其他法定许可使用各类作品已经做了较详细的制度规范,修改稿应该对电视台使用摄影作品向摄影家付酬作出具体和明确的规定。

  在今年的两会上,作为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文艺界122名委员中唯一一位摄影家,李前光以个人名义作出了《摄影在法律上“二等公民”地位应予改变》的提案。在提案中,他指出现行《著作权法》对摄影家不公平,呼吁延长摄影版权保护期,提升摄影艺术的地位和影响。李前光认为,摄影与文字、音乐、美术等一样,均为独立文学艺术门类。现行《著作权法》对文字、音乐和美术等作品的著作权保护期,为作者有生之年加去世后50年,而对摄影作品的保护期仅为创作完成后50年。这是对摄影艺术的曲解,对摄影家是不公平的。在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在《著作权法》修改之际,这种不平等的“二等公民”现象应给予改变。

  社交网络上的个人照片也不是免费的。2017年6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泽西州一家高尔夫俱乐部参加婚礼。婚礼上,特朗普与新娘互动的瞬间被德意志银行副总裁乔纳森奥托用 iPhone 拍了下来,并发送给了其他宾客。新娘的家人将照片发布在自己的 Instagram 上后,多家知名媒体在未经拍摄者乔纳森奥托许可的情况下使用了这张照片。乔纳森奥托发现后立刻进行了版权诉讼。法官在乔纳森奥托与传媒巨头赫斯特通讯公司的法律判决中写道:“盗用受版权保护的照片用作新闻配图,不会增加对照片本身的理解,也不会改变其目的,无论该照片是为商业用途还是个人用途。此外,如果允许媒体将个人照片用在新闻配图中,那么大部分新闻图片都可以通过这种搜集的方式获得,业余摄影师会因为气馁而放弃创作。这些照片被极大的传播之后,乔纳森奥托是可以从中获利的,但是媒体免费使用的行为让他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被拍的人对也有权利说“不”。2018年5月,欧盟新实施的隐私法也规定,未经作者同意不得使用以免费访问方式发布的照片。为了响应这一规定,荷兰美食节甚至要求,主办单位有权拍摄参加者并将照片发布到网上,但是如果参加者不愿上镜,可将红色贴纸贴在前额,或用口红画上红点,以便工作人员利用后期技术令人无法识别照片中人。未经孩子允许,父母也不能发布他们的照片。法国当局规定,如果家长把未成年孩子照片发布在Instagram上,孩子可以起诉父母,而父母也将面临巨额罚款和牢狱之灾。因为 Instagram 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社交网络,所以家长有责任保护孩子的形象。

  上个月,歌手 Ariana Grande 因疑似剥削摄影工作者而被新闻摄影界联合抗议。有报道指, Ariana Grande 最新的巡回演唱会协议列明,摄影师只能在音乐会上前三首歌曲内进行拍摄。另摄影师均以“受雇”方式工作,意味着摄影师本来的权利将“转移”至Ariana Grande 的公司,包括相片版权。若摄影师希望使用他们拍摄的照片,必须得到 Ariana Grande 的书面批准。事件的起因是 Ariana Grande 的公司非常不满“贪婪的摄影师”多年来,利用演唱会照片获利,例如用于未经授权的商品,包括日历、相册和纪念品等等,于是制订了这份超级严格的合约作反击。

  随后新闻摄影界立即发声,全国新闻摄影师协会(NPPA)更联同 15 个组织,包括:美联社、Gannett(美国最大的报纸出版商),洛杉矶时报和纽约时报等,联署公开信提出抗议。与上同时,它们亦已向摄影师和出版机构发出警告,不要签署合约。信中提到,“作为独立和受雇摄影工作者,以及他们所属新闻机构的代表,我们(NPPA)希望贵公司和 Grande 小组重新制定一份协议,更加重视和认同视觉艺术家的工作,正如 Grande 小姐尊重音乐家的权利和歌曲的价值一样。”

  因为版权问题,柯达也曾引起争议。柯达在2017年1月推出了一项叫做 Kodakit 的按需摄影服务,旨在将摄影师与寻求摄影作品的品牌联系在一起,但是柯达要求摄影师签署的协议是放弃“全部版权”。其中包括摄影师的作品版权永久且不可撤销的转移给客户、摄影师必须交出或销毁所有档案、摄影师不能使用他们拍摄的照片进行自我宣传(除非获得书面批准)、摄影师不能对外宣布这些照片是他拍摄的这种低价拍照的服务,政策严苛以致屡遭抱怨。

  2018年,谷歌为了保护摄影师的版权,把图像元数据添加到谷歌图像的照片搜索结果中。谷歌表示:“传统方式上很难了解网络上图像的创建者,以及谁可能拥有这些权利,但是这些信息通常是图像元数据的一部分,是保护图像版权和许可信息的关键。”Flichr 也于近日宣布,与图像监控和法律技术服务公司 Pixsy 建立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以打造全球首个完全集成的端到端解决方案,打击盗窃。“我们希望我们的摄影师能够在网上分享他们的工作。我们提供明确的隐私和版权控制,我们支持我们的摄影师在盗窃发生时主张自己的权利,“Flickr产品副总裁 Andrew Stadlen 说。

  CC 协议即知识共享协议(Creative Commons,在中国大陆的通用译名为“知识共享”,一般简称为 CC。CC 既是该国际组织的名称缩写,也是一种版权授权协议的统称。)发源于美国,是网络上的数字作品(文学、美术、音乐等)许可授权机制,它致力于让任何创造性作品都有机会被更多人分享和再创造,共同促进人类知识作品在其生命周期内产生最大价值。

http://twistedear.com/tuxiangyuan/43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